记者:中职课程与教学改革是目前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那么,在现代职教背景下,当前我国中职课程与教学改革的主要问题是哪些?

石伟平:针对目前存在的问题,可以从中职内涵建设10个方面展开,即专业设置、人才培养目标、人才培养方案、双证融通、人才培养模式、师资队伍建设、课改校本实施、信息化、国际化、软技能培养等。

推动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

记者:产业发展与专业设置是职业教学的核心问题。如何体会“推动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

石伟平:职业教学的专业结构要与为之服务的区域产业结构匹配;专业水平要与产业水平匹配,专业群建设要从与学科相关,到专业相关,到产业链相关,这是产业链后端延伸,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所致。比如服装专业,相关的是设计、制版、生产、销售、电商等专业知识,而汽车专业,相关的是设计、制造、保养、维修、理赔等专业知识。

专业复合型人才在劳动力市场特别受青睐,因此要培养复合型人才。如在当前“用工荒”背景下,企业欲通过技术升级实现数字化生产、智能化制造、信息化服务,最终达到产业升级、减少用工成本的目的,就可以开设“工业机器人”专业。

记者:现代职业教学体系就是培养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各级各类应用型人才。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中职不低,高职不高,中高职趋同发展,因此人们疑虑,在人才培养目标上,中职与高职的区别在哪?中职人才培养目标应该如何界定?

石伟平:高职应该培养懂技术、能操作、会管理、服务一线的复合型的技术应用型人才。中职毕业生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技能娴熟”“零距离上岗”(操作技能熟练、上手快),高职毕业生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懂技术”“复合型”,高职教学魂在“技术”!

学生多元生活发展与人才培养方案多元化

记者:有些企业反映,有些中职学生到企业后不能马上对接岗位,那么如何推进人才培养模式创新?

石伟平:目前有几种模式,如校企合作、工学结合、产教融合与现代学徒制。

我们要坚持校企合作、工学结合,强化教学、学习、实训相融合的教学教学活动。推行项目教学、案例教学、工作过程导向教学等教学模式。加大实习实训在教学中的比重,创新顶岗实习形式,强化以育人为目标的实习实训考核评价。健全学生实习责任保险制度。积极推进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双证书”制度。开展校企联合招生、联合培养的现代学徒制试点,完善支持政策,推进校企一体化育人。

开展校企联合招生、联合培养的现代学徒制 可能是当前破解企业参与职业教学积极性不高,更好地践行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完善企业用工制度的“最佳途径”。

记者:有些学生读中职,并不想马上就业,他们有了很多新的追求,比如升学、创业等。如何加强职业教学与高校和普通教学沟通,为学生多样化选择、多路径成才搭建“立交桥”?如何体会和设计学生多元生活发展与人才培养方案多元化?

石伟平:现代职业教学体系的建构,给中职毕业生提供了更多“升学”的空间;在发达地区也有更多的职业学校学生毕业后选择创业或到海外留学。职业学校毕业生出路多元化的趋势直接影响到了中职的培养目标,也势必会影响到中职的课程目标、内容与教学方式等。

学生多元的生活发展,就要求中职人才培养方案由“单一”走向“多元”。

什么是人民满意的职业学校?学生毕业后,想就业的,都能“高质量就业”;想升学的,都能“升成”;想留学的,都能“留成”;想创业的,都能“创业成功”!

职业教学必须以就业为导向,但是职业学校办学必须以学生为本,学生职业生活的可持续发展才是职业学校办学的出发点!因此,在中职的高年级,需要有多种不同的课程组合来满足学生的这种多元的发展需求。

记者:有人说,从“质量工程”到国家示范校、骨干校建设,到各省的特点专业建设、课程改革,都把重心放在“课程开发”上,至今没有足够重视课改的“校本实施”,那么,我们如何深化课程改革,把重心由“课程开发”转向“校本实施”?

石伟平:课改成果不仅仅是教材,它必须联系到教师,必须进课堂!课程改革关键在教师,“决战在课堂”。当前的重点和难点是课改的“校本实施”。目前,改革的重点应该是教学模式与教学方法的创新。

目前的课改,通过教材改革,虽然基本解决了“学的东西要有用”的问题,但是“让学生学起来”的问题、教学改革创新的问题远没有很好解决。

职业学校的教学必须讲究方法,爱心、耐心加方法,这是由我们中职生源状况所决定的。

加强教学研究,尤其是教材教法研究,提高这类成果在职称评定中的比重。

要将“教法大赛”制度化,营造全校重视教法创新的氛围。以专业为基础,把听课、说课、评课经常化,建立教学创新“学习共同体”。

培养“软技能”更为重要

记者:职业教学的产业性特征要求职业学校在办学过程与人才培养过程中关注行业、企业、岗位的需求,注意与之对接。强调对接后,职业学校如何培养“软技能”?

石伟平:职业教学随着经济增长方式变“动”,跟着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走”,围绕企业人才需要 “转”,适应社会和市场需求“变”。我们要着力推进教学与产业、学校与企业、专业设置与职业岗位、教材内容与职业标准的深度对接,不断增强职业教学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经济结构调整、服务产业建设、服务城乡统筹、服务现代农业发展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但必须明白,我们不是培养生产、服务的“工具”,而是培养全面发展、可持续发展、有血有肉的 “职业人”。因此,不能只关注学生专业“硬技能”的培养,还要或者“更要”注意培养从事任何工作所需要的“通用技能”,即“软技能”,如认真负责、敬业爱岗、人际沟通、团队合作、信息素养、时间管理、质量意识等素质。

如果“硬技能”过硬,“软技能”不行,“硬技能”早晚会下来;如果“软技能”过硬,“硬技能”暂时不行,“硬技能”一定会上去, “软技能”决定“硬技能”!

“软技能”如何培养?改造现有的文化课,注重隐形课程育人作用,注重专业育人、环境育人、活动育人。